三周三三

多圈渣

【江周】光先生

第一次写这种类型的文,略童话幻想,短篇一发完结,暖甜HE

江周-光先生

by三周三三

江波涛是一名作家,职业的。

江先生会在深夜拉上窗帘,开着暖色的小灯,握着钢笔在浅米色的稿纸上写下一个又一个故事。

这个晚上江波涛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或许不能这么说,今天江先生把窗帘拿去干洗了。路灯的灯光撒在房间的地板上,白莹莹的煞是好看。

江波涛有些烦恼地将稿纸转换了一个角度,钢笔的反光很容易让他晃了眼。

换了个角度的江先生愉快地继续写作,写完第一章后盖上了钢笔的盖子。

关掉暖色的小灯,回过头的江先生惊讶地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你是谁?」江波涛蹲在白莹莹的灯光中,看着面前面孔精致的青年毫无形象地坐在地板上。

「嗯…」对方思索般地停顿了很久,歪了歪头,回答,「周泽楷。」

「好,周泽楷,你是怎么进来的?」江先生温和地提问,丝毫没有意识到面前的人私闯民居的行为有多不妥。

「今天…窗帘……」周泽楷这次倒是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江波涛理解了他的意思,「是因为今天没有窗帘挡着?」他有些好笑地提问,「你是光吗?」

周泽楷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噗——」江波涛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手指却已经摸上了周泽楷的脸颊,触手柔软,「那我现在,是在摸光先生的脸么?」

光先生漂亮的脸腾地就红了。

江波涛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揉了揉周泽楷的脑袋,「你真是太可爱了。」在周泽楷反应过来之前,江波涛抛出问句,「要和我一起吃夜宵吗,可爱的光先生?」

温柔的江先生总是让人难以拒绝的。周泽楷歪着脑袋想了想,点了点头。

于是江先生端来两杯热牛奶和一个装着香喷喷曲奇饼的白瓷碟子,和光先生一起坐在白莹莹的灯光中。

江波涛给周泽楷讲自己的事,告诉周泽楷他叫江波涛,他是作家,他会写很多很美的故事。

周泽楷很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地「嗯」一声,表示他有在听。

在周泽楷的要求下,江波涛改口叫周泽楷「小周」。

光先生发顶的呆毛在江先生的叙述中一翘一翘,显得愉快极了。

江波涛讲了很久,久到周泽楷突然就消失了。

江波涛抬头看了看窗外,路灯熄了,太阳准备升起了,这又是崭新的一天。

这一天,江先生去拿回了干洗的窗帘,深夜继续开着暖色的小灯写作。

窗帘没有拉上。路灯的灯光撒在地板上,白莹莹的煞是好看。

江波涛写完了第二章,盖上笔盖,微笑着看着周泽楷坐在白莹莹的灯光中,「晚上好,小周。」

「嗯。」这是光先生的回应。

江波涛继续给周泽楷讲他的事,告诉周泽楷他在写一本新的书,他买了新的墨水瓶,发现了新口味曲奇饼的宣传单。

周泽楷很认真地听,然后很小声地给江波涛讲他的事,他在牛奶的热气中告诉江波涛他是一缕光,现在就住在楼下的路灯里。

不过光先生有一点没有说——他已经看着江先生的窗子很久很久了。

江波涛写完第七章的深夜,两个人啃着新口味的曲奇的时候,他给了周泽楷一个提议。

「小周,你要不要选一个你专用的杯子呢?」江先生用纸巾轻轻拭去对方嘴角的奶渍,看着光先生亮晶晶的眼睛。

周泽楷点了点头,声音很小,「要…江的…」脸颊染上了淡淡的红。

江波涛愣了愣,随即失笑,「用我现在的那个?好啊。」江波涛立刻就把自己的白瓷小杯递了过去。

周泽楷小心地接过,笑得眉眼弯弯。

江先生第二天去商店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白瓷小杯。深夜的时候两人一起坐在白莹莹的灯光中,端着一样的白瓷小杯,咬着对方递过的曲奇。

在写番外的那个晚上,江波涛早早地上了床。江先生感冒了,很困很累。

窗帘没有拉上,白莹莹的好看灯光撒在地板上,撒在咬着嘴唇的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还是第一次看见睡着的江波涛。睡颜很安详,也很让他心疼。光先生不敢乱动,只是小心地看着江先生,生怕吵醒了他。

江波涛却自己醒了,他看着周泽楷有些惊讶的表情,对周泽楷伸出手,微笑,「来,小周,我们一起睡。」

光先生红着脸握住了江先生的手,被对方带到温暖的怀抱里。

周泽楷的身体很柔软,抱在怀里,也是暖暖的,很舒服很舒服。

江先生和光先生蹭了蹭彼此的脸,相拥而眠。

在那之后已经过去了很多个夜晚。江先生写下了新书的楔子,盖上笔盖,看着坐在白莹莹灯光边缘的光先生微笑。

江波涛也坐在白莹莹灯光的边缘,捧着热牛奶和周泽楷聊天。

江先生语气温和地提问,小周想不想像现在这样可以一直在一起呢?

光先生在牛奶的热气里很诚实地红了脸颊,点了点头。

江波涛拿来自己暖色的小灯,坐在地上笑着看周泽楷,「小周要不要住来这里呢。」

「好。」周泽楷的脸更红了。

路灯「啪」地响了一声,白莹莹的好看灯光消失了,江先生暖色的小灯却柔柔地发着光。

江波涛和周泽楷在温柔的暖色灯光里交换了一个吻。

江先生的窗帘在深夜拉上了,暖色的小灯却一直亮着。

光先生捧着热牛奶,愉快地看着江先生写下新书的第一章。

Fin.

这儿三,新人一只,多圈渣,欢迎勾搭w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