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三三

多圈渣

【王乔】囚的笼[1]



我觉得我在还点文之前写这个不太好,嗯


文章设定戳头看w







王乔-囚的笼



by三周三三



[1]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乔一帆缩在墙角,背脊紧贴着冰冷的石块,身下是扎人的枯草。脚踝红肿着,与脚镣接触的部分已经破了皮,白皙的皮肤被割出可怖的口子。


他不敢乱动。


很疼。


双手被铐住,锁链的另一头就嵌在墙上,长长的链条悬在空中。


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乔一帆不禁眼前发黑,他知道他们是想饿死自己。


晃了晃手铐,估量了一下手铐的直径,又看了看自己的手。


现在是夜晚。


最后的希望。


咬了咬牙,乔一帆用力把左手从手铐里抽了出来。


「啊!」


乔一帆忍不住惨叫出声,握着左手倒在地上,颤抖着睁眼去看,骨节红红的,还破了个口。


接下来是右手…


「咔。」木门被人突然推开。


乔一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呆呆地看着开门的人走近,在他身前蹲下。


对上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大,大祭司…」乔一帆立刻坐了起来,低下头,不敢去看王杰希。


他刚才还在想要逃跑的…要死了…


现在罪加一等…


王杰希将乔一帆上下打量了一番,掏出钥匙把乔一帆的手铐和脚镣打开。


温热的手指拂过伤口,乔一帆痛得嘶了一声,忍不住看向面前的祭司。


王杰希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帮他取下手铐,睫毛很长很密,脸颊的线条更是优美得不像话。


乔一帆连忙低下头。


「疼吗?」王杰希握着乔一帆左手的手腕,语气平淡。


「啊…不。」乔一帆有些惊慌地摇了摇头。


「能走路?」王杰希扫了一眼乔一帆的脚踝,显然不太放心。


乔一帆呆呆地点了点头,又连忙摇头。


王杰希叹了口气,直接打横抱起乔一帆,出了囚牢。


在囚牢外的树林里行走了一会儿,王杰希走上一条小路,趁着夜色穿过街道,转角就是神殿。


乔一帆被抱起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挣脱,只是他不敢——他现在是贱民,而王杰希是婆罗门,不论王杰希对他做什么他都不能反抗。


事实上王杰希很体贴乔一帆,抱起他的力度恰到好处,还把他拢在了自己的袍子里。虽然还是有些冷,但这比原本的单衣好多了。


王杰希从侧门进了神殿,七拐八拐来到了自己房间。打开门,把乔一帆放到椅子上,这才返身去关门点灯。


到衣柜找了一套偏小的衣服,王杰希勾了勾手示意乔一帆跟着他过来,乔一帆愣了愣,迈出脚的瞬间就摔了下去。


「没事吧?」王杰希连忙蹲下,皱着眉扶起摇头的乔一帆,他没想到乔一帆伤得这么重。


把缓过来的人带到浴室,木桶里已经装好了热水,王杰希把衣服递给乔一帆,「要我帮忙吗?」


「啊…不…」乔一帆有些尴尬地摇头,王杰希也没在意,扶着他在椅子上坐下,交待道,「洗完了叫我。」


王杰希看着少年用力点头的模样,勾起唇角走出了浴室。


他做了了例行的祷告,收拾了一些少年用得着的东西,然后听到了「砰」的一声巨响。


回头,乔一帆撑着地板,试图站起来。


「不是说洗完了叫我么?」王杰希皱着眉说道,他怎么自己就跑出来了。


「我…」乔一帆刚想说点什么,王杰希就把他抱了起来,放到了自己床上。


拿过放在床头的绷带与药膏,王杰希在乔一帆惶恐的目光中,捧起了少年白皙的小腿,给伤口包扎。


王杰希的包扎技术很好,很快就帮乔一帆包好了伤口,收着药品的同时,他开口,「乔一帆,对吧?」


「啊…是!」乔一帆还有些惶恐,连忙应道。


「你的父母已经死了。」王杰希坐到床上,过分平淡地叙述这一事实。


乔一帆张了张嘴,垂下头「…是。」


「从今天开始,对你的管理,将由我负责。」王杰希看着少年有些暗淡的眼神,严肃地告知乔一帆他的处境。


————————TBC——————————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