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三三

多圈渣

【喻黄】直线与距离二三事


这是个短小的复键,嗯。


然而喻黄我并没有怎么写过,逗比一点的也并没有怎么写过orz


数学课的一个梗,总觉得搞笑得并不成功…


所以我是来搞笑的,嗯。







喻黄-直线与距离二三事



by三周三三




黄少天是一条直线。


人们提起他,首先想起的就是他说的话。


例如:“啊我跟你说今天我又见到了blablablablablablabla……哎哎哎你怎么走了?”


没错,我们的直线先生是个话唠。


能把人烦死的那种。


这直接导致射线叶修给他起了个“黄烦烦”的外号。


于是黄少天炸毛了:“卧槽叶不修你回来你说你说本直线哪里烦了哪里烦了不分点分段说出十条就别想走不说就来pkpkpkpkpkpk……”


叶修揉耳朵,“你觉得你能找着一个不嫌你烦的人么?”


黄少天沉默了。


下一秒立刻爆发:“本直线阳光帅气英俊潇洒技能多颜值高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居然还敢嫌我烦快来pkpkpkpkpkpk不虐死你别想出这张演算纸!!!!”





今天是阳光灿烂的一天。


因为黄少天今天待在一张米黄色的草稿纸上。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今天天上的圆好像直径变小了一点啊…等等那里好像飞着个人?


然后黄少天低头。


卧槽看见地下有个人是我的错觉吗!!?


黄少天连忙抬起头,目视前方,好像刚才什么都没看到。


然后他发现面前站了一个人。


黄少天打量着面前的人,对方是个气质儒雅的男性,笑容温和,有一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人看着黄少天,向他伸出一只手,“你好。”他说,唇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连忙握住他的手,“哎哎哎喻文州对吧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我是…”


“直线,没错吧。”喻文州笑眯眯地打断他。


“咦咦咦你怎么知道的!?”黄少天一脸惊讶,“不过话说回来你的身份是什么呀好像有点眼熟啊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张演算纸上见过啊不对这听起来怎么这么像在搭讪波浪线你别多想啊我是真的觉得你很眼熟!”


喻文州听他说话倒也不觉得烦,一个一个回答他的问题:“刚才少天不是才看到我了么?至于我的身份…现在还不能说出来。”他卖了个关子。


黄少天愣了愣,连喻文州叫的那声“少天”都没注意,他刚才有见到什么人么?哎天上那个和地下那个应该是他看错了吧…不对!黄少天惊愕地张大嘴巴,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是刚才天上那个和地下那个!!卧槽原来我刚才没有眼花你是怎么到那种地方的啊这不科学吧我我我是不是该离你远点比较好…”


喻文州有些好笑,“少天可以试着离我远点啊。”


黄少天拔腿就跑,速度之快把一边的乘号都吓得摔了一跤,变成了加号。


然后那道题答案的数字9立刻倒立起来,和它的同伴一起组成了“69”。


它们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


旁观了全过程的喻文州:“……”







黄少天跑呀跑,跨过开口向上的二次函数,踩掉了等号上的相似符号,撞歪了好几条线段,很快就跑出了米色的草稿纸,来到了灰色的练习卷上。


黄少天四处看了看,找了一个直角梯形一屁股坐了上去,晃着腿不安分地四周乱瞟,那个喻文州应该不会追出草稿纸吧?他看起来好像不是跑得很快的人啊…


“少天。”喻文州坐在梯形上,微笑着跟黄少天打了个招呼。


黄少天吓得直接从上底摔到了下底。


“你你你你你…”黄少天见了鬼一般地看着喻文州,“你怎么追过来的!”


喻文州挑了挑眉,颇为意味深长地抛出了一句话,“我可是一直都跟着少天的。”


黄少天听到那句“少天”抽了抽嘴角,不过他也没在意,又爬上上底坐在喻文州旁边,重新审视了一遍喻文州。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才不是不对劲的地方多了去了!!!


黄少天的表情跟动点坐标似的变了又变,最终也没停下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表情,有些好笑,“其实少天不知道我也是正常的,我是昨天才被创造出来的。”


黄少天一脸狐疑,昨天被创造出来的?他好像不记得有这件事啊…黄少天从上底跳了下来,随手拽了一个路过的线段,问:“哎我打听个事啊昨天有没有什么新的定理啊概念啊图形啊立体啊总之就是这一类的身份被创造出来啊?”


被拽住的线段愣了愣,随即递上了手里的一份数学之家。


黄少天接过来,首版上头条大大的标题十分显眼。


【新定理の出现!直线没有距离!】


……






黄少天把报纸还回去,一转身喻文州就站在他面前。


“现在少天知道了吧。”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他,“我的身份是距离。”


“你的身份是知道了…”黄少天踢着地上的小数点,“可是你到底是怎么到那种地方的啊啊啊…”


被他踢飞的小数点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最终落在一边的坐标轴上,旁边立刻生成了一行金光闪闪的大字:y=-3(x-4)²+5


喻文州:“……”


黄少天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把那条抛物线往下按了按,一屁股坐了下去。


喻文州眼睁睁地看着那行大字变成了 y=-3(x-4)²+2


喻文州定了定神,向黄少天说道:“少天你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圆?”


黄少天点了点头。


“少天转过去试试?”


黄少天配合地转头。


下一秒喻文州“嗖”地一声出现在他面前。


黄少天:“……”


喻文州笑了笑,解释道:“这是一个隐藏设定,现在我就是少天和圆之间的距离,刚才的我就是少天和草稿纸边缘之间的距离,少天明白了么?”


“哦……”黄少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好一会,突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下一秒黄少天飞快地转了个身。


喻文州“嗖”地一下出现在他面前。


黄少天又转了个身。


喻文州再次“嗖”地出现在他面前。


“哎哎哎这个好玩!!”黄少天兴奋起来。


喻文州:“……”


“等等……”黄少天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文州你是不是以后都一直要在我旁边啊?”他看着喻文州,眼里的兴奋已经淡下去了七七八八。


“嗯,以后还要少天多多关照了。”开始叫文州了,这是混熟了点。喻文州点了点头,笑容温和。


“欸好……”黄少天连忙点头,脑内幻想了一下未来的日常。


黄少天够不到对面的正方体,喻文州“嗖”的一下出现在他面前。


这个好像不错?


黄少天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喻文州“嗖”地一下出现在他旁边。


这个可以有。


黄少天一个人窝在演算纸的角落自我反省,喻文州“嗖”地一下出现在他旁边。


这个好像有点烦啊…


黄少天窝在被子里面对墙,喻文州“嗖”地一下出现在他床上。


这都什么鬼!!?


黄少天晃了晃脑袋,把最后一幅画面从脑海里丢出去。


然后他看见喻文州整个儿在他面前晃了晃,跟虚影似的,特齐整。


黄少天:“……”


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他也不想呀!


黄少天顿了顿,试探地开了口,“文州啊,其实你觉不觉得…嗯…”


“有点烦?”喻文州倒是知道他想说什么。


“嗯嗯嗯!”黄少天飞快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也不恼,停了停才开口,“一开始多少都是有点烦的,不过我们还要相处很久,总是会慢慢习惯的。”他温柔地笑了笑,“而且跟少天相处让我很轻松,我觉得这个过程不会很久的。”


“不觉得我烦?”黄少天有些奇怪。


“不觉得。”喻文州还是笑眯眯的。


黄少天放心了,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那什么…咳,文州啊这样吧我先带你回家吧给你收拾收拾什么的反应我家离这也不远就在那张白卡纸上也没别人而且挺大的就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乱!不过加你住下肯定没问题你看怎么样怎么样?”


“好。”喻文州被他的样子逗得有些想笑,不紧不慢地跟着黄少天往他家走。


“哎文州啊我跟你说啊我家周边环境可好了你看……”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和这个人一起生活了。






Fin.





脑洞


“唔…啊!…文州…呜…轻点,啊…”


“少天,看着我,别分心。”


“啊哈…一,一定…要正面么?”


“少天,就算是后-- - -入也会变成正面的啊。^_^”



#论设定在h时的不合理性#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