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三三

多圈渣

【周喻】冬日曲. 曲一·凉夜


算是赶个圣诞的尾声?


系列短篇,独立故事不是坑。


有个奇怪的私设。





周喻-冬日曲


曲一·凉夜



by三周三三




G市的冬天并不好挨。空气中水汽凝得不多不少,偏生冷得结冰一般,不刺骨,但就是寒得人直打颤,层层厚衣都避不开躲不过。


喻文州也是个怕冷的,一入冬手脚就冰得跟什么似的,怎么捂也捂不热。这还不止,他冬天特别容易抽筋,稍稍不动弹一阵子,腿脚就难受得要命,肌肉僵僵的,冰着冻着抽疼,机械地麻着抖。


喻文州也知道自己这个毛病,他也注意,去北方打客场很是留心,也就是在G市才略带上那么点肆无忌惮。


刚在一起那年,喻文州和周泽楷在G市过的冬。喻文州睡得不安稳,夜里口渴,轻手轻脚地起来,就披了件外套。他也小心得很,木门给轻轻合上,几乎没一点儿声响。


不知道几点,他也没拿手机,月光隐隐地从夜里透出来一点儿,在地板上,家具上浅浅地蒙上一层,带着那么点荧光的闪烁,却是寡淡又不耀眼,安静而平和。


很冷。


喻文州借着光坐上沙发,水壶立在茶桌上加热,悄无声息地冒上一小缕热气,不慌不忙地往上飘。


这便是温了。


喻文州喝了水,杯子放回茶桌,他站起来却是一个哆嗦,下一秒又跌回沙发上去。


抽筋了。


喻文州也是习惯了,费劲地把腿挪上沙发,扯过一边的毯子给捂着。


毯子在外头放了大半夜也是冻人,喻文州就靠着沙发,等着缓过劲儿来,他略略动了一下,倒抽一口冷气。


疼。


尖利的痛觉刀子一般在骨头上来回地刮,刺耳地嗡鸣。整条腿麻得要命,生理性的抖着,好似只剩下痛和冷在提醒他这条腿还存在。


喻文州半阖着眼忍,半晌了一双手温温地贴上他的脸。


周泽楷就站在他面前,微微弯着腰,眼底的光暗暗地亮,说不出的意味,但就是暖。


“怎么起来了?”


喻文州声音挺轻,长久不说话,嗓音一点点的嘶哑。


周泽楷答得更像问,“你起来了。”


他说。


喻文州低着头没说话,只是低低地笑,周泽楷的手就那么放在那,他也不去握,周泽楷自己也没动。


“你回去吧,我再坐会。”最终他说。


“怎么了?”周泽楷微微皱着眉,没动。


“冬天,腿抽筋了。”喻文州实话实说。


周泽楷明显愣了一下,显然并没有发现这两者的因果关系,不过他也不在意,挨着喻文州坐下,温热的手覆上喻文州的小腿,揉捏的力道生生透出一股小心翼翼的劲儿。


灼伤一般的热度一下子传过来,喻文州猛地颤了一下,周泽楷的手很暖,沿着他的小腿来回地挪,细细地按,仿佛某种温柔的碾压。


他抬起头来看周泽楷,对上人波澜起伏的一双眸子,没说话。


周泽楷问他:“好些了?”


喻文州看着他,隔着不远不近的一小段距离看着他,没出声。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周泽楷几乎以为他不想回答。


“嗯。”他说。


特别轻的一声。


他依旧隔着那一点距离看着周泽楷,目光在夜色中晦暗不明,似乎没有一点靠近的意思。


周泽楷忽然对那一点距离很不满。


于是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搂着喻文州的肩膀,吻上他的唇。


喻文州微微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拒绝这个吻。


冷。这是周泽楷的第一感觉。


几乎与此同时他知道了喻文州的意思。


喻文州冷,但他不说,他只是让周泽楷自己暖着。


一瞬间心中纷杂皆无,万籁俱寂一般,只剩下浓浓的心疼,随着空气蔓延,重得让人喘不过气,逃无可逃。


他更用力地去亲吻喻文州,用自己温热的舌去舔舐他微颤的唇,更用力地抱住他冰凉的身体,把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


他感觉到喻文州的手搂上了他的腰。


凉凉的,但并不讨厌。


会暖和起来的。


他这么对喻文州说,在一吻过后。


喻文州的手还搂着周泽楷的腰,他垂着头,轻轻地笑了一声,直接把脸颊埋在了周泽楷胸前。


真的暖和。








Fin.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