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三三

多圈渣

【乐天】断片

刷新一下cp榜。

伪·玻璃渣?








乐天-断片





by三周三三






“队长你还记不记得张佳乐?”


黄少天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他一双眼睛不知道聚焦在哪里,发呆的样子,问得意味不明。


喻文州愣了愣,随即笑道:“张前辈上个赛季才退役,怎么可能会这么快就忘记。”


“上个赛季啊…”黄少天嘀咕着,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玻璃杯子灌了一口啤酒,“真久。”他简短地评价道,紧接着就跟上一长串句子:“队长队长先说好了啊,我今天可什么话都直说了,我跟张佳乐在一起那点事你都清楚吧?你那么聪明肯定猜得到的对吧?居然还瞒了我这么久啧啧啧队长你什么时候变得心这么脏了?”


喻文州只是笑,这事他的确看出来了,既然黄少天没说,他也就没问。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不是每个人都能对同性恋真的宽容的。不过今天黄少天提起来,他倒是有点惊讶。


黄少天也不在意他是否回应,自顾自地说下去:“队长队长,我告诉你个秘密好不好?”他笑嘻嘻的,眼睛亮亮的,好像特别开心似的,他说:“我和张佳乐分手了。”


喻文州看着笑着的黄少天,硬生生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一瞬间他只感到心惊。


他想开口,本能地想去开导黄少天,想问他:少天,你为什么不说?


然而这个想法只在他脑海里存在了一瞬间,他随即便发现,说与不说并没有什么区别。黄少天依旧是那个黄少天,他生在阳光里,耀眼,灿烂,夺人眼球,仿佛阴霾永远遮挡不住,他也永远能灿烂笑着,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他迈步向上,去触摸他的太阳。


这样的黄少天此刻就坐在他面前,笑容灿烂地叙述一个伏在水面下,似乎分外平淡的故事。


“刚遇到张佳乐那会,好烦啊,他老是来找我麻烦,不就是抢了百花几个boss嘛。”他嘟囔着。


的确。喻文州想。那时候夜雨声烦还在满世界乱跑,抢boss,刷屏斗嘴,野外PK,好像哪里都有他黄少天的影子。


黄少天就是在那时候认识张佳乐的。


张佳乐那是谁?百花的当家选手,第二赛季的亚军,联盟的MVP,荣耀世界中又烈又美的一发子弹。


说实话当时黄少天给百花——准确来说是各大公会都添了不少麻烦,正如他说的“烦”,张佳乐跟黄少天闹得最疯的时候,拉着孙哲平追杀过他好几次,弹花噼里啪啦地砸上整个屏幕,一柄重剑横劈过后就只剩下灰色视图。


黄少天抢过百花不少东西,boss,材料,记录,最后连张佳乐也一并抢了回去。


然而现在,黄少天喝着啤酒对着喻文州笑得开心,他身后就是一片夜色茫茫,只有他在其中闪闪发光。


澄黄透彻的液体咕嘟咕嘟地冒着白绵绵的气泡,转眼间就只余了一个底在杯里。黄少天面上已经带了些红,他是要醉的。


喻文州却没阻止他继续喝,黄少天干掉一杯,话匣子跟关不上似的:“队长,你还记得我们刚出道的那回不?”他摇了摇手上空着的杯子,少年人得意张扬的笑在他身上格外的明媚顺眼。“张佳乐比完赛就拍我肩膀,还想吓我——本剑圣久经沙场名不虚传,哪能被他的偷袭吓到!”


他脸上全无半点怀念的神色,仿佛只是单纯的为这事乐呵。


喻文州忍不住为他叹了口气,眼底却隐隐透出些缅怀的意味来。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代,他们年少气盛,有足够的气力去一往直前,没有任何的四下顾忌。


他是,黄少天也是,张佳乐亦是。


那时黄少天与张佳乐关系就不错——张佳乐毕竟性子开朗,黄少天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网游的风风雨雨转眼就过去了。两个乐天派凑在一块儿总是眉开眼笑,快活得不像话。他们场上斗得淋漓尽致,场下勾肩搭背,比赛后约上一顿饭,甚至到最后的约个炮,已是常事。


他们大概就是那时候在一起的吧,最多第五赛季。喻文州想。


黄少天转眼就抛弃了玻璃杯,一只绿绿的啤酒瓶被他握在手里,晶莹的液体随着他激烈的动作与声音晃来晃去。


“队长你知道张佳乐怎么跟我告白的么?第四赛季百花输给嘉世那场,我问他要烟,他居然说要了烟就是他的人了!靠靠靠靠靠哥还不愿意给他占这个便宜!”黄少天抱怨似的说道,醉酒后的语气带点软,更像是撒娇。他一口气喝掉小半瓶酒,最后一口没咽下去给呛住了,扶着桌子咳嗽了半天。


原来张佳乐也会抽烟啊。


喻文州伸手去拍黄少天的背,触手一片冰凉的湿,T恤下摆还有汗液留下的白痕。


记忆里黄少天那会就爱往百花跑了,一两个月一次的请假从偶尔的心虚变成了后来的理直气壮,小心思细腻又单纯。


曾有一次他偶然看到黄少天抱着个包裹一路小跑进宿舍,寄件人一栏“张佳乐”几个大字不自觉地晃过他的眼。


黄少天或许根本没注意,他当时乐得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看起来开心的要命,就像九点钟的太阳一样。


阳光灿烂。


黄少天现在也是这副模样,“队长队长,有年夏休我不是没在俱乐部嘛。”黄少天看起来神采飞扬,“我去昆明啦!”他说,好像找到了什么珍宝似的,分外欣喜,“张佳乐带我回他老家,去看昆明的花海,去吃蘑菇,去田里摘花吃……总之好多好多好多!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特别特别开心!”


喻文州嗯了一声,看着黄少天有点傻气地嘿嘿笑。


他们那时候是真的很好,黏糊糊得他想不知道都不行。黄少天的短信电话每天都多得要命,职业选手群里惯常的吵吵闹闹都有那么些打情骂俏的味儿。


喻文州了解黄少天,很难说有人比他更了解黄少天。


他知道黄少天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好相处的,张佳乐跟他都是捧着一颗真心换回一颗,两个人快活又赤诚。


黄少天是彻底沉在这段感情里了。


百花缭乱的子弹噼里啪啦地砸过来在他眼里也是甜滋滋的动人,夜雨声烦一波攻击后也能打出同样漂亮的三段斩,一切都美好得不像话。


然而他们终究是在人生的齿轮中辗转,崎岖如斯。


光是第五赛季末那会,黄少天一个月就得往百花跑个好几回。


黄少天是心疼张佳乐。喻文州想。他们本该是一样的人,张佳乐却拉着黄少天的手摔倒了无数次。


最后连手都放开了。


张佳乐刚退役那会,黄少天直接消失了一个星期,回来之后情绪也不对,甚至都没怎么打荣耀,碗里的秋葵吃下去也不喊叫,也幸亏是夏休期,不影响比赛。


张佳乐苦,他最后放手的心灰意冷,也是一种偏执的理所当然,一种沉底溺毙的解脱。


他亦是放开了黄少天。


喻文州回过神,黄少天好像是晕乎了,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背脊却机械地颤抖。


“少天?”喻文州有些不安地轻拍了拍他。


“队长…”黄少天抖着音,像哭又像单纯的沙哑,“我怎么有点想他啊……我为什么想张佳乐啊……”


喻文州无言。


他只能拍着黄少天的后背,告诉他:“没事了,少天。”


黄少天抖着,所有的声音都憋进喉咙里,他难受,可这比起那些又好受得多。


最终他抬起头,之前的笑脸已经破烂得不成样,那双眸子很清醒,却有些愣愣的,仿佛什么都没了。


“他说走就走了。”


他说。


“我们都分手了。”


他说。


黄少天直直地坐着,他的声音轻轻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时间的洪流冲走似的。


“可我怎么就这么想他呢?”






Fin.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