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三三

多圈渣

【周黄】公输-上


大家好我又来刷新cp榜了【。

课文《公输》paro

原文:

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子墨子闻之,起于齐,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公输盘曰:“夫子何命焉为?”
子墨子曰:“北方有侮臣者,愿借子杀之。”
公输盘不说。   
子墨子曰:“请献十金。”   
公输盘曰:“吾义固不杀人。”   
子墨子起,再拜,曰:“请说之。吾从北方闻子为梯,将以攻宋。宋何罪之有?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宋无罪而攻之,不可谓仁;知而不争,不可谓忠;争而不得,不可谓强;义不杀少而杀众,不可谓知类。”   
公输盘服。   
子墨子曰:“然,胡不已乎?”   
公输盘曰:“不可,吾既已言之王矣。”   
子墨子曰:“胡不见我于王?”   
公输盘曰:“诺。”   
子墨子见王,曰:“今有人于此,舍其文轩,邻有敝舆而欲窃之;舍其锦绣,邻有短褐而欲窃之;舍其粱肉,邻有糠糟而欲窃之。此为何若人?”
王曰:“必为有窃疾矣。”   
子墨子曰:“荆之地方五千里,宋之地方五百里,此犹文轩之与敝舆也。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江汉之鱼鳖鼋鼍为天下富,宋所谓无雉兔鲋鱼者也,此犹粱肉之与糠糟也。荆有长松文梓楩楠豫章,宋无长木,此犹锦绣之与短褐也。臣以王吏之攻宋也,为与此同类。”   
王曰:“善哉!虽然,公输盘为我为云梯,必取宋。”   
于是见公输盘。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盘之攻械尽,子墨子之守圉有余。   
公输盘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
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  
楚王问其故。
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乃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   
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周黄-公输



by三周三三





夜雨不停。

黄少天倚在一株老树下,身边是他的马。

雨水打在他的袍子上,湿湿凉凉的在夜色中与树影连成一片。他背着秋风,钻进骨缝里的凉气却一点儿也没少。

黄少天直起身来,利落地抖了抖袍子上的水,跨上马向前奔去。

他背后的天空蓦地炸开一声惊雷,闪电劈下来,映得他远去的背影一片孤冷的惨白。

他回来了。



黄少天没带什么,腰间一把冰雨,袖中几两碎银就是全部。

他在凌晨时分进了轮回城,透着青的天在雨里沉了几分色,整座城在纷扰的雨声中格外的静,湿漉漉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

黄少天牵着马走,他并不想用马蹄声打破这种具有韵律感的安静。他在街道上绕了好几圈,走了很多错路——这里并不全然是他记忆中的样子。他牵着他的马走过黑暗的小巷,尽头大路上的宅子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他在宅子门口被两名侍卫拦住,也不意外,他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张干净而英气的脸,在雨中无端生出一丝漠然。

他对侍卫说:“烦劳这位小哥速速前去禀告你家主人——这时候他定是起了的,你莫急,你就把这个……”他顿了一下,忽然想起自己并未带什么信物。

“你就说,剑回来了。”他最终这样说,从鼻子里嗤笑了一声,“你们主人会放人进去的,你只管放心去报,定不碍着你什么事。”

侍卫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开门进去了一个。

门嘭的一声关上,黄少天沉默地立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来对着剩下的一个侍卫眨了眨眼:“这位小哥是这两年才来府上当职的吧,我瞧得眼生得狠,近来每月的俸禄是几两银子?你们主人对待下属可是一向宽厚,我们蓝……我们那边的俸禄比这府上好像还差一点。我看你衣裳的褶子都没平整,这是府上新发的吧?这料子,啧啧,你在府上好好干,你们主子定不会亏待了你的。”他语速极快,侍卫根本没有答话的余地,只得愣愣地看着他。

黄少天噗哧一笑,笑容在沉色的雨天中令人眼前一亮。他眉眼波动着,里头似乎有无穷无尽的活力与神采,霎时间暗空中仿佛撒开了几尺阳光。

与他先前漠然的模样截然不同。

这时大门开了,先前的侍卫探出半个身子,冲他低声道:“先生请进。”他的主人已经准了。

黄少天的唇角又往上勾了几分,他笑着,眼睛里闪着光,看起来柔顺又锐利。

他说:“那就麻烦这位小哥带路了。”

他往里走,腰间的冰雨在阴影中一晃而过,卷着淡蓝的衣角消失在门缝里。

雨依旧下着,打在一两级青石台阶上,随风沾染上漆了油的灯笼,顺着牌匾滴滴答答地往下坠。

门前紫木的牌匾上,刻着大大的“江府”二字。



黄少天的外袍被下人收走了,他靠在木椅上,在灯火通明的大厅中难得地一言不发。

轮回要打蓝雨了。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了这一点。轮回着实挑了一个好时候,此刻蓝雨刚与北漠的霸图结束了一场大战,此战蓝雨可谓是倾尽全力,眼下国内正是调养生息的时候,若此时轮回攻过去,蓝雨怕是半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更何况他们了不起的军师又搞出了新的东西。

黄少天兀自在这想着,那头已经有人从内室挑了帘子进来。那人轻快地走来,在黄少天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轻车熟路地提起一旁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

黄少天端起自己微凉的茶喝了一口,哂笑道:“好久不见了,江大人,您这身子骨近来可好?见了我这肩膀的伤可还疼?几年未见莫不是都认不得旧人了吧。”

轮回了不起的军师闻言笑了笑,也不介意黄少天拿他被冰雨一剑穿肩的伤说事,“着实有近十年没见着黄少了,不过夜雨将军的威名我等轮回军士永世难忘。”他顿了顿,笑意温温和和的,水一般地漫上头顶,“大王亦是想念得紧。”

黄少天被反将一军,脸色微变。他对此未置一词。沉默在小厅中蔓延了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说的却是别的事情。

他说:“我想,借你的好东西杀个人——也算不得是借,我自会付你钱款,大人看十金如何?。”

江波涛惊讶道:“以剑圣的武功,还有杀不了的人?”

黄少天便是笑开了,他说:“周泽楷啊。”

丝毫没有在意直呼轮回王姓名的忌讳。

江波涛止了笑:“我不杀人的。”他摇了摇头。

黄少天闻言嗤笑一声,啪地摔下茶碗:“是,是,你江波涛手不沾血,一心一意为国为民。筹划战术摆演阵图是你,前方大捷后方歌舞升平是你,一纸设计将蓝雨送上末路又是你,这就是江大人所谓的不杀人?”

江波涛也不恼,“黄少这是给蓝雨当说客来了?”他说,“图纸已交付了大王,黄少单与我说,没用的。”他笑,伤痕累累的食指伸出来摇了摇。

语罢,他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

那头沉默了很久,江波涛看着窗外的雨渐渐浅成细细的短线,白生生的天透着一层清光。清晨的雨气就像薄荷里掺了一点儿寡淡的蜂蜜,寻了味儿却没了头。

他放下空掉的茶碗。

“带我去见周泽楷。”几乎同时,他听见黄少天这样说。

嘴角缓缓地勾起一个笑,江波涛转头对上那双历经战火却依旧清澈的眼眸。

“诺。”他说。



黄少天是不想去见周泽楷的。

周泽楷是谁?轮回国的王,北岭子民的天,大国争霸中的佼佼者。

还有黄少天的旧情。

那时候的周泽楷还不是王,黄少天也不是后来的夜雨将军,少年人相识于江湖义气之中,云游四海之时彼此看对了眼情愫暗生,几番折腾后终是和和美美双宿双飞。

年少时有精力,有锐气,敢爱敢恨,他们也是过了几年好日子的。

然而这事到了底还是应上了那句老话,好景不长。

轮回先王病逝,周泽楷赶回去继位,没多久黄少天也被自家长辈捉了回去。

不过他最终也没反抗,父亲一脸严肃地对他说,大战,要开始了。

父亲没骗他。第二年天下狼烟四起,霸图对上嘉世,早年国力鼎盛的皇风率兵攻打蓝雨。

蓝雨靠着魏琛和方世镜撑下一场场战役,等到喻文州上台,黄少天执冰雨斩开一片天地时,蓝雨境内已是一片混乱。

数年间黄少天自然见不着周泽楷。

等他再次见着周泽楷,已经是他被封为夜雨大将军后的首战。狼烟里冰雨闪着血光直指对面阵中的一张俊颜,锈了血的长枪刺进脆弱的软甲,蓝雨军毫不留情地杀得初涉争霸的轮回节节败退。

剑圣之名,由此而生。

不过有一点别人不知道的,那一战是黄少天主动请缨的。

第一把刀,必须由他自己捅出去。

即使带回来的是他自己的血迹。



即便如此,黄少天还是得去见周泽楷的。他在江波涛府上歇了两个时辰,准备跟对方一同进宫。

——那是他的命,他逃不开。

江波涛显然是提前给周泽楷打过招呼的,一辆华盖马车来江府将二人接走,直奔宫门而去。

坐在马车上,江波涛问他:“黄少可有退路?”

黄少天此刻也懒得像往日一样遮掩过去:“一半一半。”他说,“守得住的是蓝雨,守不住的亦是蓝雨。世人皆知我夜雨将军威名,我又怎敢弃蓝雨而去?我生为蓝雨的子民,为蓝雨而死又有何不可?”

他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

江波涛听了却摇摇头,“大王是不会杀你的。”

黄少天一时间哑然。

他很快又恢复了,“是。”他笑了,“他的确不会杀我。”他顿了顿,“但是我会杀他。”

江波涛对这所谓的弑君言论似乎并不在意,他只是说:“依我看来,黄少不会的。”

黄少天笑了一声,却并未说破。

国!国!

家!家!

他们何尝不是在这二字上挣扎?

只是他们连个家都没有罢了。









TBC.







评论(3)

热度(13)